•  

    @2010.07上海当代美术馆《纯真年代》特展

     

    最近时间飞逝,明明做了很多事,却又好像什么也没做,百无聊赖间,时间就这么哗哗的——流走了。

    年纪大了,上班真是一件很消耗体能又不得不鼓足勇气去做的事。下了班,只想一鼓作气吃完饭,和另一半散完步,看完电视里无聊的肥皂剧,就什么也不想动了。不过短短一个多月,我的幽闭症已经暗自作祟,只好图谋一场最好可以从白天逛到晚上不停歇的购物,来谋杀掉内心那些无法抑制的小悲伤们。

    人的欲望哪,让我说什么才好。